yabo88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roborosrecords.com/,科森扎队

可以说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是“中兴名将” ,也可以说他们是“古罗马最后的名将” ,因为查士丁尼再征服之后,东罗马帝国的野心再也不是力图恢复整个帝国,而是局限於偏安一隅了。延续1千零50年的罗马执政官这个传统职务,也在查士丁尼朝最后消亡。此后的东罗马应该称为拜占廷帝国,而不是罗马帝国—-尽管这两者之间并没有截然的分野。

伟大的罗马帝国在公元三世纪,由於内部纷争和外部民族大迁徙的挤压,经历了一段内外交困的时代,史称 “三世纪危机” ,所幸这个世纪的末期,戴克里先皇帝出来重振国威,稳定内外局势,使罗马暂时摆脱近一个世纪的危机。在戴克里先大帝的改革措施当中,有一项是将帝国分为两部分,由东西两位皇帝“奥古斯都” 来统治,这两位奥古斯都皇帝之下,各有一位“凯撒” ,用今天的话讲,就是助手,副统帅,兼法定继承人的意思,中国评书的话,大概叫“一字并肩王” 吧。帝国的分治在戴克里先时代,首先是军事形势的需要,到了后世,逐渐因为文化,民族等等差异而使东西两帝国渐行渐远。罗马是一个环绕地中海的国家,东西距离远大於南北。依靠了境内发达的战略道路网络,不列颠境内的军团,有时可以在两周之内强行军赶到多瑙河前线,但是要在帝国东西两线之间统一调动兵力,比如说从不列颠或者西班牙去叙利亚,那就很困难了。而三世纪和四世纪,罗马帝国生存的首要条件,就是有效地保卫帝国边境,而罗马皇帝呢,首先是一位军事司令官,这跟我们中国所理解的皇帝职责有所不同。因此东西两位皇帝分治,在军事上,也算顺理成章。

按照中国传统的政治观念,天下大一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而皇帝呢,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是断断不能有两个的,一旦有两个皇帝,国家就分裂了,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最后达成混元一统不可。在四世纪的罗马,情况并非如此,东西帝国之间并非水火不容的关系,其实更多的是声气相通,互为奥援,而且东西帝国常常出现统一在一顶皇冠之下的情况。在戴克里先晚年退休之后,罗马诸军事将领争夺皇位,没过多久,君士坦丁大帝击败其他竞争者,不但登上皇位,而且是东西帝国的共主,他在欧亚交界的博斯普鲁斯海峡边上,古希腊殖民城邦拜占廷故城的遗址上,新建了君士坦丁堡,作为帝国的新都。君士坦丁大帝常常被说成是第一位皈依基督教的罗马皇帝,实际上君士坦丁在位期间,同情基督教,推行与基督教友好的政策是有的,颁布“米兰敕令” 宣布基督教为国教也是有的,但是他本人直到临死的最后一刻,才正式成为基督徒。

君士坦丁身后,罗马帝国相对平静了一段时间,公元378年,受到匈人压迫的哥特人移民进入帝国边境并发生起义,哥特人的骑兵大败罗马军团,这一年的阿德里安堡战役,成为骑兵取代步兵作为战场上决定性兵种的里程碑事件。但是罗马(加拜占廷帝国)两千年历史上山重水复的例子已经不止一次了,这次出来作定海神针的,是提奥多西皇帝,提奥多西在位期间击败哥特人的挑战,将东西两帝国重新统一于一顶皇冠之下,但他是罗马帝国最后一位两帝国共主,提奥多西死后,他的两个儿子分别继承两个皇位。

这时历史已经走到公元4世纪末和5世纪初,民族大迁徙对罗马世界的冲击波已经无可抵挡。大厦将倾,总是从内部最先崩坏,当年提奥多西大帝手下有两员大将,其中之一哥特人阿拉里克在提奥多西死后不久,举兵反罗马,而汪达尔人斯提里科出任西帝国军队总司令,忠心护主。斯提里科曾经屡次击败阿拉里克,可惜功高不赏,自古皆然,西罗马皇帝荷诺留自毁长城杀死了斯提里科,於是无人可以克制的一代枭雄阿拉里克,成为7 百年来第一个举兵攻陷罗马的蛮族首领,此事发生于公元410年。

整个公元5世纪,西罗马帝国风雨飘摇,终於倾覆。在这近百年的沧海横流之中,大致有三个时代:第一个阶段是阿拉里克和斯提里科的时代,以410年罗马的陷落为高潮,阿拉里克本人死于同一年。第二个阶段是匈王阿提拉,“最后的罗马人”埃提亚斯,以及汪达尔人盖撒里克的时代,第三个时代是法兰王克洛维和意大利王提奥多里克的时代。

阿提拉-埃提亚斯-盖撒里克时代在这个世纪中期。匈王阿提拉,上帝之鞭,434年即位,他的匈族骑兵两次入侵东帝国巴尔干半岛,曾经围困君士坦丁堡。在西方,阿提拉的兵锋直抵今天法国南部的奥尔良。西帝国朝廷权臣埃提亚斯联合西哥特王提奥多里克,在451 年的沙隆会战击败了阿提拉最大规模的一次入侵,提奥多里克战死,阿提拉被暂时击退,第二年卷土重来,却在453年意外地死于迎娶新娘的婚床上。他死后,匈帝国分崩离析,作为一个统一的国家民族解体了,但是匈人作为勇敢的战士,有很多继续在罗马帝国的军队中服役,两百多年以后,还有罗马匈族雇佣兵的记载。(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罗马史上的Hun人,就是中国历史上的匈奴人,实际上,现代历史学界对这个假说持否定态度。因此,我的文章中不用“匈奴” 这个通常的译法,而改用“匈人” ,以示区别。莫谈国史(神州遗少) 兄的大作“民族大迁徙史话” 中,用“胡人” 的译法,也是出於同样的原因)。

阿提拉的罗马对手埃提亚斯,在历史上被称为“最后的罗马人” ,也是一代传奇人物,早年阿提拉刚刚即位的时候,埃提亚斯还在匈人帝国作过人质,后来他在西罗马权倾朝野,是事实上的统治者。他依靠和匈人良好的关系,从阿提拉那里获得支持,连续击败朝廷里的政敌,以及西哥特人,布艮地人等蛮族,后来阿提拉入侵的时候,又反过来联合西哥特人击败了阿提拉。以埃提亚斯的才干和勇武,多年用兵于高卢和西班牙,颇有重新稳定摇摇欲坠的西帝国,再振国威的希望,可惜这个“最后的罗马人” 在阿提拉死后的第二年,被瓦伦提尼安皇帝亲手刺杀于宫廷之上。公允地说,埃提亚斯之死跟上一代的罗马英雄斯提里科还不完全一样,埃提亚斯一手遮天,权倾朝野,作为一代权臣,多少也有咎由自取之道。但是随着他的死亡,西罗马帝国灭亡的命运,也就最终注定了。

这一代中另一位了不起的大英雄,是汪达尔王盖撒里克。盖撒里克也许不如阿提拉那么有名,但是事实上他的武功和业绩比阿提拉更加了不起,个人的观点,盖撒里克实在可以算作民族大迁徙数百年里,各蛮族领袖中的第一号牛人。汪达尔人也是北欧来的日尔曼民族,本来不是一个强国,在那个时代,蛮族的国家和国王是没有固定疆域的,一个民族就是一个国家,流浪到哪里算哪里,停下来就占地为王,打了败仗要么就举国逃难,要么就依附别人,或者举国(族) 屠灭。盖撒里克出道比阿提拉还早,428年当上汪达尔王,当时汪达尔还是在西班牙南部受西哥特人欺负的一个弱小民族,举族男女老幼不过8万人,能战之兵怎么算也不可能超过3万,可是就凭这点兵力,429年他带着族人渡海进入北非,两年之内征服北非大部,获得西罗马皇帝承认为北非之王,比之于圣经出埃及记实在有过之无不及。以后30年,当埃提亚斯和阿提拉在欧洲大陆上征战的时候,盖撒里克的汪达尔海军是整个西地中海的统治力量,将西西里,撒丁,科西嘉这些大岛尽数收入囊中。因为盖撒里克是个瘸子,有传说讲他选择作海上霸主,就是因为身有残疾不能骑马。埃提亚斯和阿提拉死后不久,455年,盖撒里克不甘心仅仅作他的海上霸主,於是领兵登陆意大利半岛,继当年的阿拉里克之后,又一次让罗马这座“永恒之城” 臣服于脚下。这还没完,再过13年,东罗马皇帝利奥发兵10万讨伐盖撒里克,先声夺人占领的黎波里,这是那个时代的无敌舰队,结果让盖撒里克在北非邦角外海用火船一阵杀败,落花流水,从此以后东帝国再也没有能力集结起如此规模的大军。477年,西罗马帝国正式灭亡之后的一年,盖撒里克以87岁高龄死去。

在盖撒里克,埃提亚斯,阿提拉这一代人之后,西罗马帝国于476年最终灭亡。其实要说“灭亡” 也不准确,从法理上讲,基本上各个蛮族都承认罗马帝国的至高权力,并没有一个朝代取而代之,只是476年最后一个西罗马皇帝罗慕洛被废后,再也没有一位西罗马皇帝,是个“空位时期” 而已。(罗慕洛倒没有被杀,他退位以后一直活到511年) 。所以三百多年以后,查理曼大帝加冕,理论上是继承的西罗马皇帝位,以后的“神圣罗马帝国” 也是同一道理,自称是西罗马帝国的继承者,实际上当然早就不是一码事了。

这个世纪的第三代风云人物,分别是西欧的法兰克国王克洛维,和意大利的东哥特国王提奥多里克大帝。提奥多里克还是克洛维的妹夫。克洛维国王是法兰克人墨洛温王朝的第5代国王,481年登位,当时离北非的汪达尔国王盖撒里克病逝已经有4年了。克洛维的征服,主要在西欧高卢地区,他先后征服了布艮第人,图林根人,把西哥特人赶到西班牙半岛,统治了法国的大部分地区。克洛维第一个以巴黎作为首都。和大多数蛮族国王一样,克洛维也在名义上承认东罗马皇帝为共主(西罗马已经没有皇帝了),他拥有东罗马皇帝安纳斯塔西斯赐予的罗马执政官头衔(后人考证应该是“同执政官” 衔) ,他还归依罗马天主教。

提奥多里克所属的东哥特人,原来是寄居在东罗马帝国境内,他从小在君士坦丁堡当过多年人质,东罗马的利奥和齐诺两任皇帝都很欣赏他(利奥就是派出无敌舰队征讨盖撒里克失败的那个),提奥多里克年纪轻轻就已经拥有了东罗马的军队司令官和执政官头衔。488年他回到自己的部落任东哥特国王,当时是西罗马帝国灭亡之后12年,比高卢的克洛维即位晚7年。提奥多里克即位之后,在齐诺皇帝的授意下,带领东哥特人西迁,打进意大利半岛,俘虏并杀死了灭亡西罗马帝国并自称意大利国王的Odoacer(他是赫卢利人,在废掉了西罗马皇帝以后,实际也被东罗马利奥皇帝册封为贵族,承认了意大利国王的地位) 。这样,提奥多里克这个东哥特国王,名义上是东罗马帝国皇帝的意大利总督,实际上就是独立的意大利国王。他有“大帝” 头衔,同时也是西班牙的西哥特摄政王。

这样,经过公元5世纪的三代兴亡更替,西罗马帝国灭亡,西欧的舞台已经搭好:基本上,汪达尔人盖撒里克的后代占有北非,东哥特人提奥多里克占有意大利,法兰克王克洛维统治高卢,西班牙则有西哥特人。这些国家都在名义上承认东罗马皇帝的宗主权。当6世纪我们故事的主人公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出发西征北非意大利的时候,他们所面对的,就是盖撒里克和提奥多里克的后人。

贝利撒留和纳尔西斯是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的手下大将,他们的功业,就是“查士丁尼再征服”的功业。东罗马帝国在利奥皇帝无敌舰队讨伐盖撒里克失败以后,下一任皇帝是齐诺,就是他派遣提奥多里克打进意大利。齐诺之后的皇帝是安纳斯塔西斯 (Anastasius) ,从491年即位,在位将近30年,进入了6世纪,期间帝国还比较稳定。主要是跟东方的萨珊波斯发生战争,还有来自北方斯拉夫人,保加利亚人的入侵。就是他在位与波斯战争期间,在东方防线修筑了达拉城(Dara) ,日后贝利撒留将在这里第一次崭露头角。

说起罗马的东方对手,线百年前的希腊波斯战争说起:亚历山大大帝率领希腊同盟军灭亡了波斯帝国,建立起偌大的马其顿帝国,在伟人死后立刻分裂成埃及,叙利亚,马其顿本土等几块,因此,当后来罗马兴起,向东征服马其顿和希腊世界的时候,在东方的对手,是叙利亚的塞琉古王朝,这是亚历山大的部将塞琉古建立的,虽然地处亚洲,实际是希腊文化占主导的政权。公元前197年,汉尼拔的战胜者,罗马统帅西庇阿和他的弟弟卢修斯-西庇阿远征亚洲,击败了塞琉古王朝的安条克大帝(详见拙作“罗马统帅西庇阿:比拿破仑更伟大?”的结尾部分) 。安条克帝国的中兴被打断,罗马向东扩张,塞琉古王朝渐渐分崩离析,它的东边波斯高原上,早就兴起了一个帕提亚帝国,北部小亚细亚半岛黑海沿岸,兴起了本都王国。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这个塞琉古王朝在被西庇阿打败以后还存活了将近2百年,尽管是苟延残喘。后起的强权本都王国,经过和罗马统帅苏拉,卢古卢斯,庞培等人的三次米特里达提斯战争都被征服了,塞琉古王朝还存活着。(我将在下一篇“苏拉和马略”的文章里详细介绍有关本都王国和米特里达提斯的情况) 。最后,还是“伟大的人” 庞培看这个王朝不顺眼,最终灭掉了它,叙利亚成为罗马的行省。

塞琉古王朝的东方领土,大部分为帕提亚所继承,当罗马征服本都并灭掉塞琉古王朝以后,就和帕提亚帝国迎头相撞。帕提亚最有名的胜利,就是用骑兵全歼克拉苏罗马军团的卡莱战役(Carrhae,公元前53年) ,其中弓箭轻骑兵在战斗初期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以火力软化敌方防御的作用。但是如果要从这一次战役就得出骑兵在那个世代就可以对重步兵占有战场优势了,那是荒谬的,因为卡莱战役之后数百年,处於进攻状态的一直是罗马帝国,直到公元2世纪,罗马军团三度占领帕提亚帝国首都泰西封(Ctesiphon) ,最后,帕提亚被东方波斯高原新兴的一个属国,萨珊朝波斯(第二波斯帝国)所代替。

萨珊波斯帝国始于公元224年,跟中晚期的罗马帝国在两河流域征战不休,双方多多少少维持一种均势状态,到我们故事发生的公元6世纪,已经三百年了,三百年来萨珊波斯和东罗马谁也灭不了谁,不断的战争,其性质多数只是大规模的边境冲突和劫掠而已,双方打打停停,均没有一举消灭对方的意思。

在安纳斯塔西斯皇帝朝的这次波斯战争继续了三年,然后停战。518年老皇帝临死的时候,没有儿子,有三个侄子,老皇帝想把皇位传给其中一个,据野史传说,老皇帝对三个侄子并无偏爱,想听从命运的安排。他安排了三把椅子,将传位诏书藏在其中一把椅子座位下面,然后叫来三个侄子,谁坐上那把内藏诏书的椅子,谁就是皇帝。结果天意弄人:有两个侄子居然是同性恋情人,坐在同一把椅子里,空下来的椅子,恰巧是藏诏书的那把。皇帝哭笑不得,又许了一个愿,说明天一早谁先走进这间宫殿,谁就是皇帝。结果第二天早上,第一个走进来的,是皇帝近卫军司令查士丁 (Justin) 。这就是下一位罗马皇帝查士丁一世。

举报2楼埋红包点赞楼主:kashimu时间:2008-01-08 15:11:54当然,这些只是假语村言而已,姑妄听之,作不得真,只能说明当时权力是和平交接的。事实上,古罗马皇帝近卫军司令拥有兵权,拥立皇帝甚至篡位的情况经常发生。这次皇位传与外人,将来在查士丁尼朝的奈克暴动中,还将引起麻烦。

安纳斯塔西斯老皇帝死于88岁,他的继承人查士丁一世即位的时候也不年轻了,是个68岁的老将军,起于行伍之间,出身寒微没受过教育,不识字,精力也已经不济。但他有个精力充沛而且博学的侄子作助手,那就是日后的查士丁尼皇帝。查士丁只在皇位上坐了9年,这期间,查士丁尼作为继承人的地位日益明显。518年查士丁尼获得罗马执政官头衔,不久任命为东方军团总司令,对付波斯,实际上查士丁尼一直在宫廷作事实上的摄政王,代替叔叔处理帝国政务,527年查士丁尼被正式任命为“凯撒”(副统帅接班人一字并肩王) ,4个月以后皇帝驾崩,44岁的查士丁尼正式登基。

查士丁尼皇帝后来也得享高寿,活了82岁,在位38年。他被称为“最后的罗马皇帝” ,因为他力图恢复罗马帝国的旧疆界,在他之后,东罗马帝国的野心,只满足于偏安一隅,只能称为“拜占廷帝国” ,不能称为“罗马帝国” 了。而且,查士丁尼是最后一位以拉丁语为母语的东罗马皇帝。查士丁尼朝不仅有贝利撒留的军事再征服,而且在政治,艺术,宗教,法律多方面都取得了极高的成就,查士丁尼法典是今天西方法律系统的鼻祖,罗马法的集大成者,查士丁尼朝在君士坦丁堡建成的索非亚大教堂是建筑艺术和工程学的奇迹,始建于325年君士坦丁大帝朝,2百年来两次烧毁重建,其中包括532年查士丁尼朝的奈克暴动,最后终於重建完成就是在查士丁尼手中。它的大穹顶在整个欧洲中世纪都没有人能够复制,直到文艺复兴时代的佛罗伦萨教堂穹顶才有超越,索非亚教堂在1453年土耳其征服以后改为清真寺,现代土耳其将它世俗化成为博物馆,在一千年的时间里,它都是全世界最大的教堂,直到今天,以内部空间而论,仍然是世界第4大教堂。另外有传说,讲中国养蚕织丝的秘密,也是那个时代查士丁尼派间谍偷到欧洲去的,在这之前,欧洲人一直以为丝是从树上长出来的。当然,蚕的事情是野史。

在宗教方面,我们知道今天的罗马天主教和东正教是基督教会东西分裂的结果,但是教会的正式分裂是在 1054年,我们的故事之后好几百年的事情了。6世纪的基督教会还是统一的,罗马大主教(教皇)是地位最高的主教,但还远没有中世纪教皇的权威,教会在罗马皇帝的监督和主持下,皇帝对宗教事务有很大发言权。实际上,536年查士丁尼主持下召开的第二次君士坦丁堡宗教大会通过决议,宣布教会不可以做违背皇帝意志和命令的事情。(不过中世纪基督教会分裂以后,无论罗马天主教还是东正教会,都不承认分裂前第一至第七次宗教大会) 。

在没有进行现代的世俗化之前,基督教和其他一神教一样,对其他宗教和自身的异端没有多少容忍度,道理很简单,一神教的性质就是排它的。我想,无论读者是否基督教徒,都可以同意我这句话。因此,即便在东西教会大分裂之前,基督教会的历史,就充满了分裂和斗争。两百年前君士坦丁大帝刚归依基督教的时代,就有公元325年第一次尼西亚(Nicaea) 宗教大会,通过教令宣布阿里乌斯教派为异端邪说。阿里乌斯教派(Arianism) 由亚历山大主教阿里乌斯(Arius)开创,相信圣父上帝和圣子耶稣不是同时存在的,耶稣是上帝创造的,而正统的三位一体信仰则认为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同时存在。有一点英语文献的语言歧义值得在这里指出:这个阿里乌斯开创的教派,跟随他的名字稍加变化,拼成Arianism,而信徒,则是Arian,跟民族学上的“雅利安人” 恰巧拼写相同。但是这个教派跟希特勒所说的“纯雅利安人” 那个民族概念,根本不是一码事。所以我在文章中宁可用“阿里乌斯派” ,而不用更贴切的音译“阿里安派” 或“雅利安派” ,就是为了怕在汉语中再引起不必要的张冠李戴。

本来宣布了异端邪说,好象盖棺论定,可那是罗马信奉基督教的早期,连罗马皇帝的信仰都不坚定,君士坦丁大帝的继承人,君士坦丁尼乌斯皇帝,本身就信阿里乌斯派,再后面的裘里安皇帝又信回了罗马传统多神教,再后面378年死于阿德里安堡战役的瓦伦斯皇帝,又是一个阿里乌斯派。直到阿德里安堡战役以后,提奥多西大帝,三位一体的正统派才在罗马宫廷站稳。

上层的“思想混乱” 状态,不可避免会影响到民间。在公元4,5世纪涌入罗马帝国疆界的日尔曼蛮族,大多数都归依基督教,但大多数都是阿里乌斯派。到查士丁尼朝之前,除了高卢的克洛维带领法兰克人归依罗马天主教主流派以外,意大利的东哥特人,北非的汪达尔人,西班牙的西哥特人,高卢和意大利的布艮第人,这些都是阿里安教派。糟糕的是,查士丁尼是严格的三一主义者,而且对宗教事务非常热心,矢志要用武力推行正统信仰。所以,查士丁尼朝的再征服,多少也带有一千多年后德意志三十年战争那样的宗教圣战色彩。

举报5楼埋红包点赞作者:乌尔班二世时间:2008-01-09 19:56:28非常不错,呵呵,楼主继续吧

举报6楼埋红包点赞作者:冯夷击鼓时间:2008-01-09 20:46:24铁血的帖子啊。

举报7楼埋红包点赞作者:江山如此跺脚时间:2008-03-25 10:09:42不错,继续。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

Tags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