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vip333

如果拜占庭帝国的一代枭雄查士丁尼有写日记的习惯,那么他在532年1月中下旬的记录大概会是这样的:今日无事!

不过,查士丁尼在这期间却遭遇了人生中最为严重的威胁——尼卡起义,这次以赛车活动为导火索的国内动乱也成为他光辉执政时期的最大污点之一。

532年的拜占庭正是一副蒸蒸日上的盛世局面。彼时查士丁尼挫败了萨珊波斯的入侵、确保了东部边境的安全。拜占庭军队还将在随后数年内赢得对汪达尔人和哥特人的胜利。除此之外,查士丁尼的法律和内政改革也已初见成效、民众的社会生活也十分丰富。

然而,在看似平静的外表下,拜占庭帝国仍然暗藏着动乱的隐患。在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观看赛车竞技成为首都民众最为热爱的大型集会活动。每当观看比赛时,他们还逐渐划分为相互对立的蓝党和绿党。

某种程度上,两派在竞技中的相互对立实际上也是他们在政治和宗教主张上的对抗。而两党本身都是国之栋梁。

除了党派对立之外,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uroborosrecords.com/,科森扎队查士丁尼为筹措与萨珊波斯战争的军费和大兴土木所需的费用,不断提高征税税率,这繁重的税负压力也逐渐招致民众的不满。生活水平的下降让蓝党和绿党的精英们都非常不爽。

这股涌动的暗流终于在一次赛马比赛中喷涌而出。532年1月的比赛中,绿党责骂当时在场的查士丁尼一世偏袒蓝党,引发了在场蓝党人士的不满,随后他们在竞技场爆发了激烈的斗殴。

两天后,君士坦丁堡市长下令逮捕在竞技场闹得最凶的人,并判了几个人死刑。其中两人也不知道是因为有人使诈还是自己吃的太好,在被施以绞刑的时候,绳子断了三次。在场群众要求刽子手饶恕他们。刽子手本想再吊第四次,这时群众抢走了那两个死囚。

这两名死囚一个是蓝党,一个是绿党,于是两派联合起来,要求皇帝宽恕这两人。蓝党和绿党汇合起来,涌上梅塞大道,杀死他们早已看不顺眼的市政官员,并以希腊语中的胜利–尼卡(当今第一体育品牌Nike的来源)作为相互传令的口号。

1月14日,示威者包围皇宫,要求罢免近卫军长官卡帕多西亚的约翰和皇帝顾问特里布尼雅努斯的职务。这两人素以贪婪和善于敛财著称,因此民怨颇深。

起初,守卫皇宫的哥特人卫队冲散了示威群众,并击伤了一些示威者。但奥古斯都广场附近的居民也立刻加入到示威者的行列中,人数处于劣势的近卫军面对狂怒的民众,不得不步步退却,迅速撤回宫内。暴民们无法冲入皇宫,于是在城内四处放火,焚毁了元老院、圣索非亚大教堂、圣伊琳娜教堂、亚历山大浴场、提奥多西市场,以及位于奥古斯都广场和君士坦丁广场之间的整个豪华住宅区,君士坦丁堡最漂亮的四分之一地区在大火中化为乌有。

查士丁尼为平息民愤,将约翰和特里布尼雅努斯的职务罢免,并在皇宫被围困三天之后亲自现身竞技场向民众发表演说。然而遭到民众的高声辱骂,要求查士丁尼减免赋税、重订法律,并向皇帝和皇后投掷石块,迫使查士丁尼再次逃回皇宫。

随后,群情激愤的民众推举前任皇帝阿纳斯塔西斯的侄子叙帕提乌斯为新皇帝,从他的家中把他拉了出来。伊帕迪奥斯的妻子拽住他的大礼服,不让他被暴乱分子抢走,但是他还是被带到了君士坦丁广场。在广场上,这位年轻贵族被推上一座防御工事,戴上一只金项圈充作皇冠。

得知此事后,元老院立刻召开会议讨论此事,一位叫欧里根尼斯的元老表示:如果再不迅速扭转局面,历代皇帝用鲜血创造出来的拜占庭帝国的前途和命运,就面临着严重的威胁。

他劝说查士丁尼转移到其他的宫殿暂时避难、重新组织抵抗力量。而查士丁尼在众多廷臣的劝说下打算乘船逃逸,为此他下令将宫中的珍宝装船。

皇后狄奥多拉见状后却是火冒三丈,力劝皇帝留在首都、坚决平叛。查士丁尼深受震动,决定放弃温和手段、以暴力解决这场骚乱。为此,他命令此前在波斯战争中立下大功的名将贝利撒留和匈人将领蒙都斯率军进京勤王。

彼时贝利撒留刚刚结束在波斯的战争,组织军队从帝国东南方前来支援。而蒙都斯当时身处君士坦丁堡西部的伊利里亚军区,他手中有一支令人生畏的蛮族雇佣兵。因此,查士丁尼对他们寄予厚望。

与此同时,狄奥多拉皇后派太监总管纳尔西斯带着现金离开皇宫,潜入蓝党住宅区,收买该党领导人支持皇帝,造成了起义者内部的分化。

很快,贝利撒留就率领一支从波斯前线返回的骑兵部队抵达首都。他们都是在东方战场上与波斯人交手多年的老兵,同样也是拜占庭帝国的最精锐野战军。根据当时的历史学者记录,这些精锐骑兵不仅装备了较好的盔甲,能让骑兵在近战中碾压对手。同时还装备了精良的草原式复合弓,能在远距离上打击对手。如此能近能远的全能兵种,堪称那个时代的坦克装甲部队。

蒙都斯也率领一支赫茹利佣兵前来支援。这些来自帝国东部边境的雇佣军在原则上一切听拜占庭的钱指挥,所以非常适合执行这样让人为难的任务。

两支部队包围了尚在竞技场内的民众和他们拥立的新皇帝叙帕提乌斯,随后两人分别领军从竞技场的两端同时发起进攻,对场内的民众发动了血腥屠杀。前一刻还能谈笑风生的暴民们,很快就在螳臂挡骑的窘境下,节节败退。一场一边倒的屠杀也就不可避免了。

据编年史家普罗柯比的记载,这天有三万多人被杀死在赛车竞技场中。而被民众拥立的叙帕提乌斯和另一位安纳斯塔西乌斯皇帝的侄子在事后也被处死、财产遭到没收。支持两人的元老们也遭到没收财产的惩罚。

就这样,查士丁尼统治期间的最大内乱——“尼卡暴动”最终结束。然而讽刺的是,被解职的约翰和特里布尼雅努斯在暴动结束后不久便又恢复了原来的地位和职务。而查士丁尼也在此后的日子里将他的帝国从中兴局面,慢慢引入了漫长的全面衰退。

Tags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